滴滴答答的深渊,伴随了我三天仿佛在走南闯北,高山云间河边的树叶,拂过你脸湍急的流水,未曾留恋鸟儿停留在我肩,鸣叫者我听不懂的语言而我知道,是你,
把我当成栖息的屋檐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相关文章